豪利777手机版下载

您好,欢迎来到豪利777手机版下载 科技!
公告: 坚持客户视角观:即“站在客户的角度审视我们的工作,以集体的智慧和力量满足和超过客户的期望”。

当前位置:豪利777手机版下载 > 行业领域 >
90集逻辑性分析(附带天行九歌第二季总结)
发布时间:2020-01-19 01:33   作者:豪利777手机版下载    点击:

(一)这集没有开头的普及,所以直接进入正剧。开头这段对话其实信息量不大,就是王齮“颠倒黑白”强行将嬴政指认为成蟜,所以这里只简单分析一下这段对话。

承接上一集,在蒙恬收缴了盖聂的佩剑后,蒙恬带着嬴政、盖聂来到了点将台上,此时王齮和李斯已经等候多时。众人入座,嬴政率先发问,询问王齮单独邀请盖聂的用意何在。王齮说武遂军营中各种势力交错,希望向盖聂讨教一下鬼谷的“识辨之术”。但随后王齮并没有开始请教盖聂,而是把话题重新聚焦在了嬴政赶回咸阳的日程问题上,这里王齮其实就有点“故意找茬,颠倒黑白”了,而且此时王齮的问题已经有些不顾君臣纲常了。

他先问嬴政是否将书信寄给了太后,嬴政默许,随后王齮开始质疑嬴政的选择,其实此时嬴政已经察觉了王齮的“造次”了,所以嬴政此时已经是声音冰冷的开始质问王齮“将军特意邀请,就为确认此事”?其实这句话有两层意思:第一,王齮刚刚才说,邀两人前来是为了向盖聂请教“识辨之术”这里却突然把话题转到了嬴政的行程上来,这说明王齮之前的邀请其实都是借口,这句询问是对王齮的初次警告;第二,嬴政此时已经起身,以一种上位者的姿态在和王齮说话,就是在警告王齮,不要忘了君臣纲常,王齮对嬴政的这种发问,实在有些无视嬴政秦王的身份,而此时王齮仍安坐在桌旁,嬴政既已起身,一个将军却不起身,这是非常有失礼数的大逆不道之举,嬴政从王齮的这种举动,也基本也猜到了王齮怀有异心。

王齮并没有回答嬴政的提问,而是借由太后开始说到成蟜,最后很放肆的询问嬴政“莫非尚公子也与成蟜关系密切,情同手足”,嬴政回答“倒称得上是手足之情”。其实这一问一答简直就是废话。但是不同的人听了会有不同的效果,在嬴政的角度,王齮显然知道成蟜和自己的关系,王齮这么问更像是在质疑嬴政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弟弟。但在王齮的角度,他这么说更多的是说给身边的蒙恬听得,他得在现场再次让蒙恬相信尚公子就是成蟜。所以随后王齮又说道“既情同手足,那确实可托大事”,随后王齮开始颠倒黑白,要嬴政拿出信物佐证,嬴政此时非常困惑,当王齮自己拿出了成蟜的碧玉扳指之后,嬴政盖聂才知道,王齮是要将嬴政扣上叛徒成蟜的帽子,然后顺理成章的除掉嬴政,此时王齮的异心完全暴露,随着王齮的一句“动手”,双方开打。

这段对话直白易懂,所以不需要深入分析。但这里其实可以开一个脑洞,从之前八玲珑以及这里的王齮的行动可以看出,罗网不是想控制嬴政,而是一心想把嬴政置于死地,但国不可一日无主,嬴政一死,谁又来当这个秦王呢?当然一下分析谨慎个人猜测。从当时的历史背景来看,虽然吕不韦亲手终结了周王室,周礼已逝,可各诸侯国还是在本国国内延续周礼,在王储设立上,自然还是正统为主。简言之,因为嬴氏宗族的存在,即便嬴政死了,下一任秦王也必然是嬴氏子嗣。所以吕不韦虽然权倾朝野,但相权归根到底来源于王权,有嬴氏宗族势力的存在,他没办法自封为秦王,除非吕不韦自己谋反,但吕不韦如果自己谋反,必然会招致其他国家对秦国的趁虚而入,历史上晋国、郑国国力衰败的主要原因就是内乱不断。所以即便嬴政死亡,吕不韦也不可能成为秦王。另一种可能就是赵姬和嫪毐的两个孩子其中一个继位,虽然历史上嫪毐发动叛乱也就是这个目的,但其实赵姬和嫪毐的孩子此时年幼,而且赵姬是在嬴政的父亲秦庄襄王死后很多年之后才有了和嫪毐的孩子,所以通过孩子的年龄,赢氏宗族很容易判断这两个孩子是不是秦庄襄王的子嗣,所以如果是拥立赵姬和嫪毐的孩子为秦王,那还是要爆发一场内乱,而且熟知历史的也可知道,其实后期嫪毐被封侯以后,和吕不韦并不是统一战线的。所以无论是吕不韦为秦王,还是赵姬和嫪毐的孩子为秦王,秦国国内都要面临一场外戚权臣和嬴氏宗族的内斗。只有一个人在嬴政死后可以在避免内乱的前提下继任秦王,这个人就是成蟜,首先他是嬴政的弟弟,也是秦庄襄王的子嗣,兄死弟继在战国是很常见的事情。而且从上一集王齮对蒙恬“忽悠”时,蒙恬在想起成蟜时的反应也可知道,成蟜的死应该只有嬴政和罗网知道,所以对秦国的大臣们来说,他们并不知晓成蟜的死亡,只知道成蟜在屯留叛乱,逃去了赵国,如果嬴政驾崩,成蟜回来继任秦王是合情合理的,所以这里个人感觉王齮的那句“既情同手足,那确实可托大事”更像是对嬴政的一种暗示,所以罗网这里将嬴政杀死以后,推荐成蟜为秦王是罗网的最优选择。但这里成蟜已死,联想到之前“玄翦的死而复生”,突然感觉罗网安排八玲珑去刺杀成蟜,复活玄翦的剧情仿佛就是一个伏笔。当然这一段只是脑洞,大家看完图个开心就好。

最后,既然这里提到了鬼谷子的“识辨之术”,这里给大家普及一下。鬼谷子的“识辨之术”并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理解的那样,有一本专门的著作,讲这么一种专业性很强的“术”。所谓的“识辨之术”,也叫“鬼谷识人术”,是鬼谷子在论述自己的思想理论时的一部分,这门“术”几乎分布于《鬼谷子》的全篇,《鬼谷子》这篇著作,简言之讲的就是“人术”,发觉客观规律,把这种客观规律应用到与人的交往上。所以《鬼谷子》的绝大部分内容讲的就是“如何识人”和“如何御人”。先去观人表,识人心,再根据人心所求去和各种人打交道,达到御人的目的。而这当中“观人表,识人心”就是所谓的“识辨之术”。

(二)这段打斗场景就不分析了,也没什么可分析的。但这里我们来“论一论武”。这段打斗中,盖聂打小兵真的没什么分析价值,我们重点看一下王齮和蒙恬的打斗。在我的印象里,《秦时明月之诸子百家》(秦时三)的第一集第二集,少羽在秦楚交锋的战场上杀敌的那一段故事中,少羽和蒙恬有短暂交锋。在此之后,好像再也没见过兵家对打的场面了,王齮和蒙恬的交手,应该算是9年之后,玄机作品中的第二次武将之间的交手(如有纰漏,欢迎大家指正)。在新技术下,我们也可以通过这次兵家之斗看到兵家的武术招式。之前的分析文中,在分析魏武卒时,我提到了秦时武功分为“外功”和“内功”。这里显然武将们都是外家高手,外练筋骨皮,一招一式,依托强大的力量挥动杀伤性极强、重量偏大的重武器进行打斗,所以武将们往往是皮糙肉厚、身强力壮的,攻击如怒海惊涛,一招一式都有那种力劈华山的气势。而作为内练一口气的内家高手,他们往往是以气御物,攻击胜在延绵不绝,变化莫测,同时以气御物,方能不拘泥于物件本身。

所以从这里的打斗我们可以看出来,当盖聂被五个人用绳索机括束缚住时,盖聂用一个向前用力的动作,但没有挣脱,随后在蒙恬递剑的过程中,盖聂的那只被束缚的胳膊并不是用蛮力挣脱的束缚,而且反向卸力,然后利用绳索间隙让胳膊恢复活动,然后拿剑劈开绳索,震开士兵。但我们也可以想象,如果这里被束缚的是秦时里的“西楚霸王”少羽,可能他就直接利用自己的力量把后面五个人全甩出去了。

另一个场景就是,盖聂在于小兵交手的时候,防御方式多数为躲闪,躲闪之后以气御剑,进行杀敌,所以我们看到盖聂在杀死小兵的时候是有特效的,这里因为是重甲兵,所以单纯靠剑和自身的力量是没法一击毙命的。但王齮和蒙恬的打斗可以看出,双方的防御方式是格挡,通俗来说,一招一式都是力量的比拼,谁的力量更大,谁更占优势,而且两个人打斗计划没有特效,但破坏力惊人,所以这里在打斗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出,蒙恬的实力是在王齮之下的,最起码力量上是不如王齮的,但即使这样,请不要忘记蒙恬在曾经想闯入嬴政帐篷时曾经单手举起过两个重甲兵,所以兵家对力量的追求可见一斑,这也就是为什么项羽会有横扫千军的“霸王”之名。

(一)这集没有开头的普及,所以直接进入正剧。开头这段对话其实信息量不大,就是王齮“颠倒黑白”强行将嬴政指认为成蟜,所以这里只简单分析一下这段对话。

承接上一集,在蒙恬收缴了盖聂的佩剑后,蒙恬带着嬴政、盖聂来到了点将台上,此时王齮和李斯已经等候多时。众人入座,嬴政率先发问,询问王齮单独邀请盖聂的用意何在。王齮说武遂军营中各种势力交错,希望向盖聂讨教一下鬼谷的“识辨之术”。但随后王齮并没有开始请教盖聂,而是把话题重新聚焦在了嬴政赶回咸阳的日程问题上,这里王齮其实就有点“故意找茬,颠倒黑白”了,而且此时王齮的问题已经有些不顾君臣纲常了。

他先问嬴政是否将书信寄给了太后,嬴政默许,随后王齮开始质疑嬴政的选择,其实此时嬴政已经察觉了王齮的“造次”了,所以嬴政此时已经是声音冰冷的开始质问王齮“将军特意邀请,就为确认此事”?其实这句话有两层意思:第一,王齮刚刚才说,邀两人前来是为了向盖聂请教“识辨之术”这里却突然把话题转到了嬴政的行程上来,这说明王齮之前的邀请其实都是借口,这句询问是对王齮的初次警告;第二,嬴政此时已经起身,以一种上位者的姿态在和王齮说话,就是在警告王齮,不要忘了君臣纲常,王齮对嬴政的这种发问,实在有些无视嬴政秦王的身份,而此时王齮仍安坐在桌旁,嬴政既已起身,一个将军却不起身,这是非常有失礼数的大逆不道之举,嬴政从王齮的这种举动,也基本也猜到了王齮怀有异心。

王齮并没有回答嬴政的提问,而是借由太后开始说到成蟜,最后很放肆的询问嬴政“莫非尚公子也与成蟜关系密切,情同手足”,嬴政回答“倒称得上是手足之情”。其实这一问一答简直就是废话。但是不同的人听了会有不同的效果,在嬴政的角度,王齮显然知道成蟜和自己的关系,王齮这么问更像是在质疑嬴政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弟弟。但在王齮的角度,他这么说更多的是说给身边的蒙恬听得,他得在现场再次让蒙恬相信尚公子就是成蟜。所以随后王齮又说道“既情同手足,那确实可托大事”,随后王齮开始颠倒黑白,要嬴政拿出信物佐证,嬴政此时非常困惑,当王齮自己拿出了成蟜的碧玉扳指之后,嬴政盖聂才知道,王齮是要将嬴政扣上叛徒成蟜的帽子,然后顺理成章的除掉嬴政,此时王齮的异心完全暴露,随着王齮的一句“动手”,双方开打。

(二)这段打斗场景就不分析了,也没什么可分析的。但这里我们来“论一论武”。这段打斗中,盖聂打小兵真的没什么分析价值,我们重点看一下王齮和蒙恬的打斗。在我的印象里,《秦时明月之诸子百家》(秦时三)的第一集第二集,少羽在秦楚交锋的战场上杀敌的那一段故事中,少羽和蒙恬有短暂交锋。在此之后,好像再也没见过兵家对打的场面了,王齮和蒙恬的交手,应该算是9年之后,玄机作品中的第二次武将之间的交手(如有纰漏,欢迎大家指正)。在新技术下,我们也可以通过这次兵家之斗看到兵家的武术招式。之前的分析文中,在分析魏武卒时,我提到了秦时武功分为“外功”和“内功”。这里显然武将们都是外家高手,外练筋骨皮,一招一式,依托强大的力量挥动杀伤性极强、重量偏大的重武器进行打斗,所以武将们往往是皮糙肉厚、身强力壮的,攻击如怒海惊涛,一招一式都有那种力劈华山的气势。而作为内练一口气的内家高手,他们往往是以气御物,攻击胜在延绵不绝,变化莫测,同时以气御物,方能不拘泥于物件本身。

所以从这里的打斗我们可以看出来,当盖聂被五个人用绳索机括束缚住时,盖聂用一个向前用力的动作,但没有挣脱,随后在蒙恬递剑的过程中,盖聂的那只被束缚的胳膊并不是用蛮力挣脱的束缚,而且反向卸力,然后利用绳索间隙让胳膊恢复活动,然后拿剑劈开绳索,震开士兵。但我们也可以想象,如果这里被束缚的是秦时里的“西楚霸王”少羽,可能他就直接利用自己的力量把后面五个人全甩出去了。

另一个场景就是,盖聂在于小兵交手的时候,防御方式多数为躲闪,躲闪之后以气御剑,进行杀敌,所以我们看到盖聂在杀死小兵的时候是有特效的,这里因为是重甲兵,所以单纯靠剑和自身的力量是没法一击毙命的。但王齮和蒙恬的打斗可以看出,双方的防御方式是格挡,通俗来说,一招一式都是力量的比拼,谁的力量更大,谁更占优势,而且两个人打斗计划没有特效,但破坏力惊人,所以这里在打斗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出,蒙恬的实力是在王齮之下的,最起码力量上是不如王齮的,但即使这样,请不要忘记蒙恬在曾经想闯入嬴政帐篷时曾经单手举起过两个重甲兵,所以兵家对力量的追求可见一斑,这也就是为什么项羽会有横扫千军的“霸王”之名。

(一)这集没有开头的普及,所以直接进入正剧。开头这段对话其实信息量不大,就是王齮“颠倒黑白”强行将嬴政指认为成蟜,所以这里只简单分析一下这段对话。

承接上一集,在蒙恬收缴了盖聂的佩剑后,蒙恬带着嬴政、盖聂来到了点将台上,此时王齮和李斯已经等候多时。众人入座,嬴政率先发问,询问王齮单独邀请盖聂的用意何在。王齮说武遂军营中各种势力交错,希望向盖聂讨教一下鬼谷的“识辨之术”。但随后王齮并没有开始请教盖聂,而是把话题重新聚焦在了嬴政赶回咸阳的日程问题上,这里王齮其实就有点“故意找茬,颠倒黑白”了,而且此时王齮的问题已经有些不顾君臣纲常了。

他先问嬴政是否将书信寄给了太后,嬴政默许,随后王齮开始质疑嬴政的选择,其实此时嬴政已经察觉了王齮的“造次”了,所以嬴政此时已经是声音冰冷的开始质问王齮“将军特意邀请,就为确认此事”?其实这句话有两层意思:第一,王齮刚刚才说,邀两人前来是为了向盖聂请教“识辨之术”这里却突然把话题转到了嬴政的行程上来,这说明王齮之前的邀请其实都是借口,这句询问是对王齮的初次警告;第二,嬴政此时已经起身,以一种上位者的姿态在和王齮说话,就是在警告王齮,不要忘了君臣纲常,王齮对嬴政的这种发问,实在有些无视嬴政秦王的身份,而此时王齮仍安坐在桌旁,嬴政既已起身,一个将军却不起身,这是非常有失礼数的大逆不道之举,嬴政从王齮的这种举动,也基本也猜到了王齮怀有异心。

王齮并没有回答嬴政的提问,而是借由太后开始说到成蟜,最后很放肆的询问嬴政“莫非尚公子也与成蟜关系密切,情同手足”,嬴政回答“倒称得上是手足之情”。其实这一问一答简直就是废话。但是不同的人听了会有不同的效果,在嬴政的角度,王齮显然知道成蟜和自己的关系,王齮这么问更像是在质疑嬴政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弟弟。但在王齮的角度,他这么说更多的是说给身边的蒙恬听得,他得在现场再次让蒙恬相信尚公子就是成蟜。所以随后王齮又说道“既情同手足,那确实可托大事”,随后王齮开始颠倒黑白,要嬴政拿出信物佐证,嬴政此时非常困惑,当王齮自己拿出了成蟜的碧玉扳指之后,嬴政盖聂才知道,王齮是要将嬴政扣上叛徒成蟜的帽子,然后顺理成章的除掉嬴政,此时王齮的异心完全暴露,随着王齮的一句“动手”,双方开打。

(二)这段打斗场景就不分析了,也没什么可分析的。但这里我们来“论一论武”。这段打斗中,盖聂打小兵真的没什么分析价值,我们重点看一下王齮和蒙恬的打斗。在我的印象里,《秦时明月之诸子百家》(秦时三)的第一集第二集,少羽在秦楚交锋的战场上杀敌的那一段故事中,少羽和蒙恬有短暂交锋。在此之后,好像再也没见过兵家对打的场面了,王齮和蒙恬的交手,应该算是9年之后,玄机作品中的第二次武将之间的交手(如有纰漏,欢迎大家指正)。在新技术下,我们也可以通过这次兵家之斗看到兵家的武术招式。之前的分析文中,在分析魏武卒时,我提到了秦时武功分为“外功”和“内功”。这里显然武将们都是外家高手,外练筋骨皮,一招一式,依托强大的力量挥动杀伤性极强、重量偏大的重武器进行打斗,所以武将们往往是皮糙肉厚、身强力壮的,攻击如怒海惊涛,一招一式都有那种力劈华山的气势。而作为内练一口气的内家高手,他们往往是以气御物,攻击胜在延绵不绝,变化莫测,同时以气御物,方能不拘泥于物件本身。

所以从这里的打斗我们可以看出来,当盖聂被五个人用绳索机括束缚住时,盖聂用一个向前用力的动作,但没有挣脱,随后在蒙恬递剑的过程中,盖聂的那只被束缚的胳膊并不是用蛮力挣脱的束缚,而且反向卸力,然后利用绳索间隙让胳膊恢复活动,然后拿剑劈开绳索,震开士兵。但我们也可以想象,如果这里被束缚的是秦时里的“西楚霸王”少羽,可能他就直接利用自己的力量把后面五个人全甩出去了。

另一个场景就是,盖聂在于小兵交手的时候,防御方式多数为躲闪,躲闪之后以气御剑,进行杀敌,所以我们看到盖聂在杀死小兵的时候是有特效的,这里因为是重甲兵,所以单纯靠剑和自身的力量是没法一击毙命的。但王齮和蒙恬的打斗可以看出,双方的防御方式是格挡,通俗来说,一招一式都是力量的比拼,谁的力量更大,谁更占优势,而且两个人打斗计划没有特效,但破坏力惊人,所以这里在打斗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出,蒙恬的实力是在王齮之下的,最起码力量上是不如王齮的,但即使这样,请不要忘记蒙恬在曾经想闯入嬴政帐篷时曾经单手举起过两个重甲兵,所以兵家对力量的追求可见一斑,这也就是为什么项羽会有横扫千军的“霸王”之名。

分析完了这两种流派的特点,再来看看谁更厉害。显然从风格来看,像盖聂这样防御方式以躲避为主、格挡为辅的剑客,一旦他在面临众多防御力不俗,力量不弱的敌人时,躲避的防御方式就会极大的被削弱,所以在《秦时明月之百步飞剑》最开始,哪怕是盖聂为了救天明而负伤,但也可以看出,盖聂在面对三百名全副武装的秦军时,仍会受伤。但他在一对一的高手对决中,他的闪避为主,快速反击的攻击方式就能被最大限度的利用,所以像盖聂这样的剑客,他们更偏爱于单挑,这也和侠客本质相符,没见过哪个侠客能横扫千军的。当然,如果侠客有了杀伤力十足的蓄力技能,就像卫庄的“横贯八方”,那侠客其实也可以应对一个人打一群,但因为消耗的是内力,所以延续性就很差很多。再来看外家功夫的兵家,兵家练武不为了江湖斗狠,只为了上阵杀敌,所以他们的皮糙肉厚和力大无穷可以很好地适应战场上一个打一群的状况,所以兵家应对这种群架是很擅长的。但一对一就像这里的王齮和蒙恬一样,就成了铁憨憨一样的互怼,一旦碰上像盖聂这样身型灵动的侠客,抓不住对手,那兵家这一身力气也就毫无用处了。但如果兵家的横练功夫练到刀枪不入,那那种灵动的侠客也拿这些像小乌龟一样的兵家没有办法,就好像秦时里面的典庆和田赐一样。当然这里也有像卫庄和血衣侯这样的另类。

卫庄就属于那种力气很大的“卫壮壮”类型,招式上面也是大开大可,以劈砍为主。而血衣侯虽然也是一位将领,但他就偏内家功夫了,当然侯爷这样的人不能以常理论之,他究竟是人还是妖怪还不好断定,所以这里个人把他归结为像逆鳞那样的灵异类之中。

这么分析起来,感觉兵家好像确实比盖聂这样的侠客弱一些。但这里根据王齮,我们要简单提及另一个人。王齮身为白起的副将,在耄耋之年,还能力压血气方刚的蒙恬,由此可见,白起的实力该有多强。这里对白起的了解,一方面是天九中这一集王齮在临死前的提及,另一个信息点则来源于《秦时明月之君临天下》中农家六长老的话,农家六长老合力才击杀了杀神白起。熟悉秦时五剧情的应该可以初步感受到,农家的这六位长老,其中有胜七的师父,六位长老的实力可见一斑,而六位长老依靠阵法合力击杀的白起实力之恐怖,也就可想而知了。结合之前的分析,白起显然是兵家人物,所以如果他是一位传统的习练外家功夫的兵家人物的话,那么他肯定也是如典庆一般刀枪不入,而且力大无穷,最主要的,可能速度还很快的无缺点的外家高手。当然白起也有可能是一位像血衣侯一样的跨界选手,内外双修,完美的融合了内外家武学的优点。但说到这里,咦~~~好像白起和白亦非都姓白呀,一位能让星空都为之暗淡的绝美女侯爵,好像只有诸侯王或是像白起这样的无双猛将才配的上吧(这一段纯属脑洞,不要当真)。

(二)这段打斗场景就不分析了,也没什么可分析的。但这里我们来“论一论武”。这段打斗中,盖聂打小兵真的没什么分析价值,我们重点看一下王齮和蒙恬的打斗。在我的印象里,《秦时明月之诸子百家》(秦时三)的第一集第二集,少羽在秦楚交锋的战场上杀敌的那一段故事中,少羽和蒙恬有短暂交锋。在此之后,好像再也没见过兵家对打的场面了,王齮和蒙恬的交手,应该算是9年之后,玄机作品中的第二次武将之间的交手(如有纰漏,欢迎大家指正)。在新技术下,我们也可以通过这次兵家之斗看到兵家的武术招式。之前的分析文中,在分析魏武卒时,我提到了秦时武功分为“外功”和“内功”。这里显然武将们都是外家高手,外练筋骨皮,一招一式,依托强大的力量挥动杀伤性极强、重量偏大的重武器进行打斗,所以武将们往往是皮糙肉厚、身强力壮的,攻击如怒海惊涛,一招一式都有那种力劈华山的气势。而作为内练一口气的内家高手,他们往往是以气御物,攻击胜在延绵不绝,变化莫测,同时以气御物,方能不拘泥于物件本身。

所以从这里的打斗我们可以看出来,当盖聂被五个人用绳索机括束缚住时,盖聂用一个向前用力的动作,但没有挣脱,随后在蒙恬递剑的过程中,盖聂的那只被束缚的胳膊并不是用蛮力挣脱的束缚,而且反向卸力,然后利用绳索间隙让胳膊恢复活动,然后拿剑劈开绳索,震开士兵。但我们也可以想象,如果这里被束缚的是秦时里的“西楚霸王”少羽,可能他就直接利用自己的力量把后面五个人全甩出去了。

另一个场景就是,盖聂在于小兵交手的时候,防御方式多数为躲闪,躲闪之后以气御剑,进行杀敌,所以我们看到盖聂在杀死小兵的时候是有特效的,这里因为是重甲兵,所以单纯靠剑和自身的力量是没法一击毙命的。但王齮和蒙恬的打斗可以看出,双方的防御方式是格挡,通俗来说,一招一式都是力量的比拼,谁的力量更大,谁更占优势,而且两个人打斗计划没有特效,但破坏力惊人,所以这里在打斗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出,蒙恬的实力是在王齮之下的,最起码力量上是不如王齮的,但即使这样,请不要忘记蒙恬在曾经想闯入嬴政帐篷时曾经单手举起过两个重甲兵,所以兵家对力量的追求可见一斑,这也就是为什么项羽会有横扫千军的“霸王”之名。

三)打完了架。王齮身受重伤,嬴政之危已解。嬴政和蒙恬终于正式见面了,一番简单的自我介绍后,蒙恬开始做这四集秦国篇的阶段性总结了。王齮以为自己忽悠住了蒙恬,奈何蒙恬也是将计就计,等到王齮留出本来面目,蒙恬再反戈一击,营救嬴政。随后蒙恬开始揭秘自己是如何知道尚公子身份的,首先蒙恬发现那名送信的王齮亲兵,所骑的是一匹身材较小的快马,这种马只适合短途骑行,骑着这样一匹马去咸阳送信显然不和常理,所以这里王齮的亲兵去咸阳送信只是在演戏;

然后,王齮向蒙恬展示的那封王上密令,上面所盖的王印是真的,但密令乃机密所在,王齮收到密令后应该立刻将信件焚毁,以防信息泄露,王齮没有这么做,而且密令是不能轻易示人的,王齮却像蒙恬展示,但展示过后,不让蒙恬看其内容就急于焚毁,这说明王齮展示这封密令的目的不是在传到信息,而是刻意获取蒙恬信任,展示过后急于焚毁这说明这内容跟王齮所说完全不同,所以密令确是王上密令,但内容却不是王齮说的内容;

最后,蒙恬查阅了七日内军营的往来公文,军营没有收到过来自咸阳的公文,这说明王齮受到的密信不是来自于咸阳,而信上的王印却又是真的,那么这封信就只可能诞生于军营内,说明王上此时就在军营内,而七日内军营里唯一的陌生人只有李斯的一行人马,而且又有盖聂在队伍之中保护尚公子,所以尚公子也就是嬴政。这一通分析过后,嬴政甚是满意,随后嬴政又询问王齮为何要谋反,王齮给出的理由是为“白起鸣不平”,最后服毒而死。然后嬴政又问罪李斯,李斯一番“好死不如赖活着,活着才能暗中保护嬴政”的言论,算是让嬴政平息了怒火。再然后盖聂再做发言,通过蒙恬的那次夜闯嬴政的帐篷,盖聂早就发现了蒙恬并不是王齮的亲信,看蒙恬为人刚正不阿,盖聂选择相信蒙恬。一群人发言结束后,嬴政做总结陈述,大意自然是“我很开心啊,今后我们就一起搞事情吧”之类的。最后,在嬴政宣布对王齮灭三族的惩罚后,90集的剧情结束。这里有几点值得注意:

(1)这里先说一下蒙恬认出嬴政的分析。从逻辑性上分析,前两段推理没问题,首先蒙恬通过信使的马匹猜出了信使并没有去咸阳送信,这里其实就可以说明,首先,这位亲兵不是尚公子派出去的,否则亲兵不会选择一匹短途马去演戏,那亲兵只可能是王齮派出去的,那王齮手上的碧玉扳指显然也不可能是尚公子的,所以这位尚公子不是成蟜。其次,蒙恬通过王上的密信猜出信是真的,内容是假的,这里王齮给出的内容是有人谋反,王齮在此截击,那实际内容肯定与谋反无关,再结合盖聂的护卫,盖聂出示的王上佩剑,那么这位尚公子要么是嬴政本人,要么是嬴政非常器重之人,而且看李斯和王齮的态度,此人地位极高。

其实有瑕疵的是最后一点,军营往来公文需要登记。这里王上所下达的是密令,所以公文没有登记也很正常,通过没有公文登记就下结论密令出自军营,这在逻辑上有瑕疵。但这一点并不影响蒙恬的判断。结合第一二点,他已经知道这位尚公子身份不一般,而且很受王上信任,作为一名为秦王尽忠职守的将军,他自然也会保护这位尚公子。而且在最开始王齮和嬴政的对话中,当嬴政说出自己和成蟜由手足之情后,蒙恬也可以猜到这位尚公子就是嬴政。

(2)盖聂的“识人之术”。前面已经介绍过鬼谷的“识人之术”了,显然这里盖聂看蒙恬的面向和举止就知道他是忠良,而且和王齮不是一伙的。最后蒙恬向盖聂索要佩剑其实是一个很隐晦的信息传达。如果蒙恬和王齮是一伙的,那收缴佩剑的事完全可以交给王齮的亲兵去完成,而且亲兵就在点将台下候命,距离一远,盖聂很难再去取佩剑,这里蒙恬亲自看管盖聂佩剑,而且随盖聂一同来到点将台,这佩剑收缴的效果就大打折扣了,众人身处一处,盖聂在蒙恬手中抢夺佩剑很容易,所以从这个小细节,盖聂发现,蒙恬是想帮嬴政和自己的。

(3)李斯的举动。关于李斯的“身在曹营心在汉”,上一集分析已经说过了,这里不说了。但这里我们其实可以看出来,李斯还是一个两面派,如果嬴政死了,那李斯算是帮助王齮杀掉了嬴政,在吕相那有功。如果王齮死了,那李斯就把自己的小算盘说出来,也算是苟活着为嬴政出力。所以李斯是这整个事件里唯一不会输的人。但个人觉得,这可不是对李斯的正面刻画呀,算是对李斯后面算计韩非的一个潜在的铺垫吧。



相关阅读:豪利777手机版下载